设为主页  

世界工厂正发生转移

时间:2013年05月15日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字体:

    张庭宾:著名财经评论人,第一财经日报特约主笔,中华元智库创办人,曾先后参与创办《21世纪经济报道》、《第一财经日报》,先后任编委和副总编辑。著有《黄金保卫中国》、《反热钱战争》、《谁在暗算股指期货》等专著。


    “世界工厂”正离中国渐行渐远。
    1月16日,商务部公布,2012年中国国外直接投资(FDI)金额同比下降3.7%,三年来尚属首次。其中制造业同比下降4.5%,超过服务业下降的2.6%;而全国新批设立外商投资企业24925家,同比下降10.1%。 
    这并非是外资第一次转换对中国投资的看法。2011年3月,埃森哲咨询公司曾对287家跨国制造企业(总部大多在美国)高管做出调查,有61%的人表示:近期曾考虑通过将制造和供应部门迁移至本国或“近岸”地点,使供应地和需求地更紧密地配合。
    而一份来自于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报告也给出了如下结论:在未来5年中,对于多数销往北美市场的商品而言,相比美国部分地区,在中国沿海城市建厂只能减少10%-15%的生产总成本,运输和存货成本是最主要改变因素。而一份来自普华永道报告的观点是:东南亚正成为中国制造的有力竞争者。
    这其实已经不是预警,而已开始成为事实。通用电气、卡特彼勒、福特汽车、科尔曼和NCR等已将其部分制造工厂搬回美洲。而阿迪达斯则在2012年底关闭了在中国的最后一家工厂,将制造工厂全部转移到东南亚,类似的跨国企业还包括耐克、爱世克斯、LaPerla等。
    为什么十多年前蜂拥进入中国的跨国公司,如今会像候鸟一样飞回美国,或迁徙他地呢?这是一个暂时的现象,还是未来十年的趋势呢?
    我们看到,奥巴马政府上任后,明确将再工业化作为美国复兴战略的核心内容。从2009年到2012年,美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和法案,其先后推出了《美国制造业振兴法案》、《重振美国制造业框架》、《清洁能源与安全法案》、《“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和《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等一系列法案,实行“五年出口倍增计划”、“内保就业促进倡议”等多项政策来帮助美国制造业复兴,并且对海外生产迁返回国的公司予以税收优惠刺激,对没有迁返回国的公司征收惩罚性税收等,希望提振本土制造业。
    与此同时,中国的制造业利润空间被不断压缩:自2005年7月迄今,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升值约35%;土地价格大幅上涨,进而推动劳动力价格大幅上涨,中国工人与美国工人工资之比已由当年的3%提高到今天的17%;石油价格已由每桶20美元上涨到今天100美元上下,海运成本大幅攀升,其他原材料价格也大幅攀升,铜由2000年初每吨约2000美元上涨到近期约8000美元;中国环境和劳工保护成本也在增加;随着政府规模和投资不断膨胀,各种税费也不断攀升,现在工业化大国中,仅次于法国位列第二。
    对于跨国公司而言,在中国的超国民待遇被取消,而美国给出了新的政策优惠,再加上美国超低的资金成本,以及全球最低的石油天然气价格(石油比欧洲便宜约20美元/桶,天然气价格是欧洲的1/5、中国的1/7),再考虑到运输成本的减少,从而汇聚成强大的企业回流动力。
    在一些层面,美国已将中国列为其主要竞争对手,而如今的中国较之越南、印尼等国家也并不具备成本优势。所以我们看到,世界产业链正在发生一次新的重大变迁,这对中国本土企业将是一次痛苦的变化。
    而且我们预计,在未来的3-5年,不仅仅是世界工厂将发生转移,它也是2005年7月由人民币升值所引发的国际热钱投机中国大潮流的逆转期,也是中美两国竞争最为激烈的时期。因此,未来3-5年,对于中国经济来说,挑战是前所未有的。这将意味着这个冬天之冷之长可能会超过大多数企业家的想象。笔者估计,只有少量有准备的工商企业(有着充沛的现金流,具备期货对冲保值能力)能够变危机为契机,变得更加强大;而有相当多的企业将眼睁睁看着在世界工厂时代积累的财富一点点被耗干,而最终难逃被淘汰的命运。
对于中国来说,这未必是坏事,这恰是经济结构调整的目标。

(作者:张庭宾 编辑:langfanggzw)
 
版权所有:廊坊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主办单位:廊坊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管理维护:廊坊市经济信息中心
 
冀ICP备13001240号